GE超声图像里的“动物世界”是什么样的? | GE创想志_工业互联网+_智慧城市_智慧医疗_智能制造_EPC_通用电气官方博客
GE超声图像里的“动物世界”是什么样的?
2018 . 8 . 03
 


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喝着同样的水,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渴望一样的爱,不少人类的医学挑战也适用于动物,而很多人类的医学设施也可以在保护濒危动物上发挥作用。

比如,柏林莱布尼兹动物园与野生动物研究所的教授及其团队启动了一项特别任务:通过GE医疗设备,让超声技术成为人类了解其他物种内部结构的另一双眼。通过非创性的生物研究,帮助人类重新认识地球上的其他物种,甚至辅助珍稀动物们的生息繁衍。

运用超声技术

拯救北部白犀牛的「夏娃和亚当」

世界上的最后一只雄性北部白犀牛生活在肯尼亚中部的一个保护区中,这里有武装守卫24小时全面看守,而与它相伴的,是最后的两只同种母犀牛。这个物种的未来都取决于这仅存的三只犀牛——Sudan,Najin和Fatu。

但是在2017年初,来自柏林莱布尼兹动物园与野生动物研究所的Thomas Hildebrandt教授用GE医疗的超声技术确认了一个悲伤的事实——这三只犀牛都无法再生育了。

同年11月,Hildebrandt教授和他的团队将开始一项看起来绝无可能完成的任务:通过辅助生殖来挽救北部白犀牛。“这将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技术来拯救一个物种,”Hildebrandt教授说,“但是我们非常乐观,我们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成功。”

生物学问题的新解法

超声技术+兽医学

尽管Hildebrandt教授是第一次尝试这种类型的挑战,但实际上在过去超过30年里,他一直在努力将超声技术应用在兽医领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Hildebrandt的妻子曾是一名助产士,从那时起,他便对超声引导下的女性辅助生育技术产生了兴趣。作为一个研究非家养物种卵巢移植的兽医学生,Hildebrandt一度因为缺少可以检查的“患者”而沮丧。

他甚至将他正在研究的山羊带到德国当地的医院,用超声进行观察。“我立刻爱上了这种可以观察到动物体内构造的机会,”Hildebrandt回忆道,“当时很多种动物的解剖结构是完全未知的,超声则为我们展示了它们体内真正的样子。”

而今天,作为莱布尼兹动物园和野生动物研究所辅助生殖管理部门的负责人,Hildebrandt可以使用超声和CT帮助濒危物种繁殖,并对众多种类的动物进行基础研究。

在照顾犀牛和大象这类体型庞大的病人的同时,他也同样关注啮齿类动物和其他小型动物。最近Hildebrandt为一只裸鼹鼠实施了紧急剖腹产手术,拯救了鼹鼠妈妈和15个宝宝的生命。虽然裸鼹鼠并不是濒危物种(在大众审美下也并不算好看的动物),但是其长寿和抗癌的能力使它们成为非常值得研究的对象。另外,裸鼹鼠还可以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存活18分钟,并对很多种类型的疼痛免疫。

王权阶层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已经逐渐消亡了,但是依旧存在于裸鼹鼠的社会中。“女王是最吸引人的工作了,”Hildebrandt说,“女王死后,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宫廷政变,因为只有一只雌性可以登上王位。为了成功夺位,流血冲突也会不可避免地发生。”

“当人们问我都研究过什么动物时,我觉得回答有什么物种是我还没有研究过的会更简单。” Hildebrandt开玩笑地说。现在,Hildebrandt和他的团队正在为下半年前往肯尼亚的旅程做着准备。

关爱,是我们对生命表达敬意的方式

如果将医学理解成一门研究生命的学问,那推动医学技术的发展与进步,就是我们“尊重生命”特殊的表达方式。

GE医疗专注于人类至关重要的需求,并以卓越人才和领先技术应对各项挑战,提供并完善创新性解决方案。在医疗健康这个专业领域,我们倡导的“关爱先行”关乎患者个体、关乎行业突破,更包含其他多元、深厚的人文议题。无论是以超声技术“认识”多样化的生物、运用超声技术辅助珍稀物种繁衍,还是其他任何有价值的尝试,无国界乃至跨物种的“关爱”都将会为我们下一步的突破指明方向。

 

 

 

分享按钮



GE超声图像里的“动物世界”是什么样的?

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喝着同样的水,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渴望一样的爱,不少人类的医学挑战也适用于动物,而很多人类的医学设施也可以在保护濒危动物上发挥作用。

比如,柏林莱布尼兹动物园与野生动物研究所的教授及其团队启动了一项特别任务:通过GE医疗设备,让超声技术成为人类了解其他物种内部结构的另一双眼。通过非创性的生物研究,帮助人类重新认识地球上的其他物种,甚至辅助珍稀动物们的生息繁衍。

运用超声技术

拯救北部白犀牛的「夏娃和亚当」

世界上的最后一只雄性北部白犀牛生活在肯尼亚中部的一个保护区中,这里有武装守卫24小时全面看守,而与它相伴的,是最后的两只同种母犀牛。这个物种的未来都取决于这仅存的三只犀牛——Sudan,Najin和Fatu。

但是在2017年初,来自柏林莱布尼兹动物园与野生动物研究所的Thomas Hildebrandt教授用GE医疗的超声技术确认了一个悲伤的事实——这三只犀牛都无法再生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