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 To be, or not to be?
煤炭: To be, or not to be?
2017 . 4 . 24
 


本文作者: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

最近有两则新闻显示出中美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在能源发展方面的反差。三月底,北京正式关闭最后一座燃煤电厂,转而由四大燃气热电中心支撑起整个城市的供电供热,北京由此成为中国第一个完全使用清洁能源的城市。而在大洋彼岸,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多位矿工的见证之下,于3月底签署能源行政命令,推翻了奥巴马的《清洁电力计划》,为的是为煤炭行业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矿工重回工作岗位。
 
一边是竭力降低对煤电的依赖,拥抱清洁能源;而另一边却要“终结(奥巴马发起的)对煤炭的战争”,重新拥抱化石能源。到底谁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整个商界其实在气候变化这个议题上依然存在着分歧—一边是一些商界领袖们呼吁减排,另一边却质疑气候变化这个议题的存在。GE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并充分接受在这个议题上的科学认知,因此从2005年开始至今投入了200亿美元用于产品节能减排的研究。但是,气候变化的问题应该通过一个全球机制去解决,比如由多国参与的2015“巴黎协议”。在我看来,平衡环境保护与能源需求的增长是每一个国家都需要面临的议题。这一次,同是“巴黎协议”签约国,中国的选择显然更符合一个大国对“巴黎气候协定”的承诺。
 
但煤真的要不得吗? 尤其对中国这个煤炭占能源总消耗要达到三分之二之多的这么一个发展中大国。 对于煤炭, 我们是否需要问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 To be or not to be?

煤炭也可以清洁,帮助减排。GE的研究证实,通过软硬件升级,全球燃煤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可以降低11%,这其实是一个很不得了的数字。在电厂的生命周期里,每提升1%的效率就意味着减少2%的二氧化碳排放。2017年初,GE成立了全球煤电创新中心,以中国和印度市场为试点,为煤电厂提供效能升级。我们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与合作伙伴一道为国电石嘴山电厂的六台33万千瓦机组施行汽机通流改造,完成之后每千瓦时可以降低12克燃煤消耗,每年节约标煤10万吨,助力实现中国在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中规定的“现役燃煤发电机组经改造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10克”。感谢科技发展,我们有更高效的能源利用技术,让现役燃煤电厂满足以更高的效率,更少的排放为我们提供稳定、可靠的电力。
 
从煤炭为主到“综合型”能源消费模式转型。长期以来,中国能源结构高度依赖煤电,占比高达70%以上,既给环境造成很大压力,又有能源结构过度集中的风险,影响能源可靠性。 十三五规划明确到2020年煤电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将从现有的70%降低到55%,大力发展天然气,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煤炭、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从技术上讲是互补而不是竞争,煤炭、天然气可配合消除风能、太阳能不连续性带来的问题。新近成立的雄安新区规划明确了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方针。能源形态多样化将是“绿色发展”的核心,我们很快会在这里看到由燃气热电厂,风电场、太阳能电厂,以及“煤改电”、“煤改气”项目将共同构筑的能源网,为京津冀经济发展注入动力。中国能源结构的这些巨大调整,不单单是为了消除雾霾,更是为城镇化持续推进提供了保障:不是先发展后治理,而是要发展更要可持续发展。

合作构建能源生态体系。能源生态系统,政府、上中下游企业、消费者是生态链的组成部分,需求供给,盈利模式,定价、补贴机制,相互牵制,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和我所在的公司都认为, 应对气候风险需要我们大家 —— 包括企业、政府和消费者 —— 一致行动才能取得有实质意义的进展。能源的未来是多维的生态系统,开放合作是必然的,转变由以前的“我不行你也别想”到“我可以你也可以”,任何优化的合作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的。
 
那么, 煤炭 —— To be, or not to be?  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有几个必然的发展规律, 其中之一就是我们在未来的能源需求必然大于我们现在的能源需求,因此煤炭将会永远在我们的能源需求中扮演某种角色。GE在很多国家能源产业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来自全球的实践经验也许值得借鉴:我们认为在煤电和碳排放之间,环保和经济发展之间,可以找到平衡之道。在中国,煤电清洁化和能源多样化对于打造绿色未来都不可或缺。

 

分享按钮



煤炭: To be, or not to be?

本文作者: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