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70度、120分贝旁的发动机旁工作,也是驻地全球最高的GE人 | GE创想志_工业互联网+_智慧城市_智慧医疗_智能制造_EPC_通用电气官方博客
他们在70度、120分贝旁的发动机旁工作,也是驻地全球最高的GE人
2018 . 10 . 12
 


2005年,韩红翻唱的《天路》在央视春晚上演唱后成为了当时的热门歌曲。“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祖国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各族儿女欢聚一堂。”青藏铁路被誉为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结束了青藏高原没有铁路的历史。这是人类工程史上的奇迹,也是中国铁路人奋斗的结晶。奇迹同样需要守护,而下面这些就是与青藏铁路共同成长的GE守护人的故事。




2011年,32岁的魏巍从2500公里外的上海飞到海拔2800米的格尔木,开始了自己在青藏铁路的驻站生涯。对于进藏游客来说,坐着火车去西藏,看着窗外壮丽的山峦与广阔的荒原,是一件惬意的事;而对魏巍来说,这只是作为“驻地全球最高GE人”试炼的开始。

 









 

青藏铁路分为两段,一期工程西宁到格尔木段1958年开工建设,1984年建成通车,二期格尔木到拉萨段,2001年6月29日开工,2006年7月1日全线通车。青藏铁路是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其余的三个是西气东输、西电东送与南水北调),也是西部大开发十二个重点工程之首

青藏铁路结束了西藏没有铁路的历史,在政治、经济、国防等方面有重要意义。唐古拉山下用塑料布打补丁的平房变成舒适赚钱的旅行民宿;拉萨的学子们不用花很多路费也能方便地到内地上学;上海的消费者能够买到美味的青稞啤酒;广州的吃货们可以在淘宝上买到冷冻的牦牛肉,都要拜这条天路所赐。

 









 

作为全球海拔最高、里程最长的高原铁路,青藏铁路面临缺氧、冻土、生态脆弱三大难题。普通机车到高原后,因为空气中含氧率低,燃料燃烧不充分,性能衰减严重,根本担负不起客运,更不用说货运的任务。而且,恶劣的自然条件也为机场的养护工作提出了考验,经过层层角逐,曾在秘鲁海拔4700米安第斯山区拥有服务经验的GE赢得青睐

自2006年来,GE人就开始驻扎在了这片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地方,配合青藏公司为行驶在青藏铁路上的机车提供养护、检修等服务,保障青藏铁路的正常运行。目前,GE在格尔木保持着约二十人左右的常驻团队,魏巍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与GE其他驻地工程师的日常就是一年三百六十天,每天重复几十次,对着运行在青藏铁路线上、重达一百三十八吨的机车头进行全身体检。





 









 

这份工作虽然听上去枯燥,但是对于每一位GE工程来说,都是一场紧张激励的战斗。每当一组青藏铁路的机车在完成运行,驶向车库后,他们就会和青藏铁路公司的工人就围着机车上水、加油并对轮对,转向架,车灯等部件逐一进行检查。“我们需要两到三个小时内,完成上百项的检查,保障人员都必须争分夺秒,紧张程度简直和F1赛车整备是一样的。”魏巍说。

不仅是这些常驻员工,同时GE来自上海的人力资源、技术、财务、法务等人员也会经常被派往格尔木为前线提供支持。

“我们公开招聘,选择身体、技术等方面都过硬的员工去格尔木驻站,”GE运输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机车服务总经理李忠国说,“虽然条件艰苦,大家都愿意去。每个人都知道这对GE的重要性,也知道青藏铁路对中国的重要性。每个从青藏铁路回来的人,也都备受尊敬。”

 









 GE运输中国及北亚地区的机车服务经理李忠国





 

在高原,更需要的是垦荒精神。“格尔木的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75%。新来的人不能跑,不能走得太快,爬楼梯要慢慢爬,”李忠国回忆自己初到格尔木时的场景。现在,他每年仍然要去五六次格尔木,“现在去得多了,高原反应就不那么明显,但是爬楼梯一样会大喘气。”

从平原到高原,经常会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伴随青藏线12年以来一路成长的GE机车合同经理王国良不会忘记2006年初在高原进行首台机车试运行的情景,在海拔5100米的唐古拉山车站,他正在检查机车走行部,突然被通知机车要开拔拉萨,赶紧以百米冲刺速度跑向机车驾驶室。“当时我感觉自己的跑步状态完全是慢镜头,如果配点雾气,我就是猴哥在那儿腾云驾雾的慢慢飞着,还边跑边喊着,先别开,让我再飞一会儿”。王国良津津有味的回忆到。高原环境的奇妙之处可见一斑。





 









王国良在格尔木机务段





 

一般来说,机车每三个月需要维护一次,青藏铁路的机车也不例外。再加上每次完成旅行后列车进行的例行检修,格尔木维修基地的工位几乎每天都是满负荷运行。

夏天少云,高原上面的温度很高,但是机车的发动机必须在开机的时候进行检查。机车开机的时候,检修空间噪音高达120分贝以上,相当于飞机引擎在旁边轰鸣的声音,在不戴护具的情况下,几分钟就能引起暂时性耳聋;内部温度也会高达70度甚至超过100度。人员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护眼镜、防噪耳机、安全帽,在蒸笼中工作,要检查的项目一项都不能少。

 









 

冬天的时候,高原上的气温可以下降到零下二十度甚至更低,检修也照常进行。路面结冰也要24小时轮流待命。格尔木团队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兢兢业业,为保障青藏铁路的安全高效运行,付出了自己的青春。

“每一天都非常考验人的毅力,每一天也都挺让人感动”魏巍在青藏铁路三年驻站生涯2014年已经结束,但回忆过去时仍然感触颇深。三年时间,魏巍晒黑了、变壮了。“三年驻扎格尔木,完全改变了我对车间、工厂后勤管理的认识,也让我对国家有更为清醒的认识。我们国家有一些地方和北京、上海,甚至二三线城市都还有一定差距,特别需要外部的人才与技术建设起来。能为这样的工程工作,我也非常自豪。“





自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以来,GE已经为青藏铁路累计服务12年。12年来,这群“驻地全球最高的GE人”用他们的坚守和奉献,每天维护青藏铁路的正常运转,让更多的游客可以安全放心地出入这片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土地。截至2018年4月30日,青藏铁路通车12年来,已累计输送进出藏的旅客达到2749万人次。





 









疾驰在雪域高原的青藏铁路如长龙一般





除了日常维护外,GE还配合在西宁青藏铁路公司总部建立了RM&D诊断中心,通过传感器、卫星通讯和特色软件,格尔木检修中心的工程师们可以在列车抵达前收到关于车辆的报告,并提前进行准备。GE也会为青藏铁路公司员工进行培训,提高地方员工的检修和运维能力。

美国现代火车旅行家保罗·索鲁在《游历中国》一书中断言:“有昆仑山脉在,铁路就永远到不了拉萨。”而这一地理魔咒已经被中国铁路人和GE一同打破。雪域高原的美丽为越来越多人所知,青藏地区与内地的经济、文化与人才愈发紧密。GE人仍将继续驻守这条交通大动脉,守护这个世界铁路史上的奇迹。




分享按钮



他们在70度、120分贝旁的发动机旁工作,也是驻地全球最高的GE人

2005年,韩红翻唱的《天路》在央视春晚上演唱后成为了当时的热门歌曲。“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把祖国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各族儿女欢聚一堂。”青藏铁路被誉为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结束了青藏高原没有铁路的历史。这是人类工程史上的奇迹,也是中国铁路人奋斗的结晶。奇迹同样需要守护,而下面这些就是与青藏铁路共同成长的GE守护人的故事。




2011年,32岁的魏巍从2500公里外的上海飞到海拔2800米的格尔木,开始了自己在青藏铁路的驻站生涯。对于进藏游客来说,坐着火车去西藏,看着窗外壮丽的山峦与广阔的荒原,是一件惬意的事;而对魏巍来说,这只是作为“驻地全球最高GE人”试炼的开始。

 



Add new comment

验证码
参照图片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请输入图片里的字符(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