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与实体经济孰轻孰重,这是一个伪命题吗?
虚拟与实体经济孰轻孰重,这是一个伪命题吗?
2017 . 7 . 04
 


本文作者: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

上周我参加了在天津召开的首届世界智能大会,聆听了很多重量级人物有关人工智能、大数据及企业创新的思考,给了我很多感悟。

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他的发言中提到:“在1977年的时候,美国股市上市市值最大的五家公司主要是汽车、能源、制造领域的实业公司,只有一个跟IT相关的是IBM。而到2017年,前五家公司已经全部都是IT公司。”  我不想评论Robin这句话后面的含义,只想说大家有没有想过跳出这种预设的有关实业公司和IT公司的对立,仔细思考一下互联网时代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呢?执着于两者孰轻孰重,或许根本就是没抓住问题的关键。

智能制造需要“虚实合一”

今年,GE125岁了。身为GE人,对GE在制造业和创新的深厚历史很是自豪 —— 从电灯泡到X光机,到喷气式飞机发动机,再到最高效的H型燃气轮机。GE自身一百多年的历史也清晰地表明,在每一轮制造业革命中,变化的总是技术的迭代,而不变的则是对新技术规模化的应用和产业生态系统建设的不懈追求。

很多时候,大家的讨论重点都放在了传统产业如何在新技术的时代求生存,但实际上,大数据和增材技术正以质变的形式悄悄地改变制造业并提升生产效率。

比如我在GE看到的“智能工厂”技术。GE在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工厂已经用3D打印生产飞机发动机上的燃油喷嘴,并在制造过程中把该产品从原来20个零部件减少到一个部件并减重15%;GE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工厂为全世界各地的客户生产机车,而数字工业技术的运用令工厂的非计划停机时间减少了20%。

上个月,GE在美国之外第一个先进制造技术中心在天津落成, 将率先在中国推出机器人/自动化、智能加工和组装、智能焊接、3D打印技术、先进检测技术和数字虚拟建模六大能力,涉及从设计到工程、制造、供应链、物料运送和服务的各个环节。同时,这个中心还是GE内部和与客户、供应商、合作伙伴及研发机构合作创新推动先进制造业技术规模化应用的中心枢纽。

制造业的未来必然是以制造技术优势为先,融合人工智能、大数据,从而实现新一轮生产力变革。

那么, 机器人的兴起会取代工人的工作吗?

我认为,机器人取代人类只是虚拟世界的愿景,不会成为现实。恰恰相反,我相信,机器人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和应用,会让人类专注在更有趣和更有价值的工作上。

在GE,我们对工厂里的机器人没有任何恐惧,我们和机器人肩并肩地一起工作,我们还给它们取了一个不同的名字,“COBOT”即“合作机器人” —— 这代表了GE灵动而充满未来感的制造业愿景:既结合了最新的包括大数据分析及3D打印在内的新技术,又能灵活地令工厂的工人不断更新他们的技能以适应未来的工作。 

在GE天津的水电工厂,我们每年会需要50万个焊接工时。这些焊接工作要在高温下进行,工作环境非常艰苦。通过采用数字化机器人焊接技术,我们不仅提高了焊接的安全性,也令焊接效率提升了60%。再举一个例子,通过采用VR技术,我们在远程为燃气轮机提供服务的工程师在现场可以实时拿到大量所需数据和分析 ,与身在上海的软件工程师一起实时分析问题的症结在哪里,这能让我们一次就可以解决燃气轮机出现的问题。

当然,要实现这一切,关键是如何缩小团队现有技能与新技术的差距,这需要长期系统地投入新技能培训,让员工能应对未来制造业的挑战。

变革,需要大范围的政策支持

在技术迅速变革的时代,如何利用技术变革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实现产能升级并创造新的产业,填补人力资源上的技能差距是关键。

用基础教育系统增强人力资本,赋予学生应对未来挑战的工具;鼓励企业家创新,降低技术准入及退出门槛以及知识产权保护;建立完善的债券和股权市场保证小而新的创新公司有融资渠道;最后还要保证在基础科学、基础设施和信息通讯技术方面的长期公共投资 —— 中国要迈向大智能时代,这些都需要政策层面的支持。

GE医疗天津生产基地

天津这次的世界智能大会汇集了国内外实体和虚拟经济代表,以及国内外知名科研机构和专家学者,由政府牵头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和开端。

托马斯爱迪生是GE的创始人,我相信他一定会热爱我们现在的时代 —— 急速的变化、技术的更迭,以及对工业的颠覆,我们只能想象爱迪生在我们这个时代会发明什么。制造业从来都是创新的孵化器,从来都需要有拥抱未来的勇气。GE一百多年来不断通过技术创新推动工业的未来,我们有幸又站在下一个变革的开端。

分享按钮



虚拟与实体经济孰轻孰重,这是一个伪命题吗?

本文作者: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

上周我参加了在天津召开的首届世界智能大会,聆听了很多重量级人物有关人工智能、大数据及企业创新的思考,给了我很多感悟。

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他的发言中提到:“在1977年的时候,美国股市上市市值最大的五家公司主要是汽车、能源、制造领域的实业公司,只有一个跟IT相关的是IBM。而到2017年,前五家公司已经全部都是IT公司。”  我不想评论Robin这句话后面的含义,只想说大家有没有想过跳出这种预设的有关实业公司和IT公司的对立,仔细思考一下互联网时代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呢?执着于两者孰轻孰重,或许根本就是没抓住问题的关键。

智能制造需要“虚实合一”

今年,GE125岁了。身为GE人,对GE在制造业和创新的深厚历史很是自豪 —— 从电灯泡到X光机,到喷气式飞机发动机,再到最高效的H型燃气轮机。GE自身一百多年的历史也清晰地表明,在每一轮制造业革命中,变化的总是技术的迭代,而不变的则是对新技术规模化的应用和产业生态系统建设的不懈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