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几天,说不定又要有好多人感谢这位“GE二代” | GE创想志_工业互联网+_智慧城市_智慧医疗_智能制造_EPC_通用电气官方博客
再过几天,说不定又要有好多人感谢这位“GE二代”
2019 . 3 . 11
 


2019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将在2月24日(也就是本周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能获得奥斯卡是电影界的至高荣誉,而比这个至高荣誉还要高一层的,估计就是被获奖者感谢铭记了。经好事者统计,2015年从1396篇奥斯卡获奖演说中致谢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有42次,比上帝还要多23次,是奥斯卡历史上受到感谢最多的人。

 

想象力是他电影的一个标志。从早期的《大白鲨》、《ET》,再到最近的《头号玩家》,未知科技与人性的交织让人大呼过瘾……而这一切,都与他的父亲离不开关系——阿诺德·斯皮尔伯格(Arnold Spielberg

 

上世纪50年代,老斯皮尔伯格在凤凰城为GE制作它历史上第一台的电脑。“当我走过那些办公室时,明亮的灯光刺的我眼都睁不开”斯皮尔伯格回忆着说。对当时的小斯皮尔伯格来说,计算机科学就如同希腊语一样,每一次造访都让他云里雾里但又感到惊奇。

 

老斯皮尔伯格参与制造的电脑在历史上产生的影响也相当深远。GE的电脑后来被送往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那里的研究人员通过它编写出了易学易用的编程语言BASIC。后来,比尔·盖茨第一份与计算机相关的工作是与人合作,为世界上首台商业成功的个人电脑Altair制作BASIC编译器。比尔·盖茨这个版本的BASIC后来成为了DOS的基础,而DOS又是现在WINDOWS的前续作品。

 

现在,老斯皮尔伯格已经102岁了(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在他的家中,我们看到了他曾与奥巴马总统、好莱坞名人等人的合影,还有他获得的12项专利的证书。此前,我们也曾经与老斯皮尔伯格进行了一轮畅谈,谈计算机,谈他对科幻小说的热爱,谈《星际穿越》等他喜欢的大片作品。

 

这是怎样的传奇故事?

来看看我们与老斯皮尔伯格的对话录

 

 

QA&

问-GE

答-阿诺德·斯皮尔伯格

 

20世纪50年代计算机制造技术是一个非常新颖的工作,您当时是如何选择了这一行?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我对电一直感兴趣,我喜欢和磁铁打交道,也喜欢捣鼓收音机。我知道爱迪生和特斯拉,但却不知道细节。9岁时,我自己捣鼓出了第一台晶体管收音机,它基本上就是一个可以探测无线电波的二极管,我把玩了很久,但如果没有隔壁一位无线电工的帮忙,收音机还是没有声。

 

您还造过什么?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有一次我在五金店看到一个安装工具。我进去问店主我能不能用它做一个蒸汽铲,把它放在商店橱窗里,这样他们就能卖更多的安装工具,他很勉强答应了。此后,我每天放学后都坐在店后面埋头制作,直到完成。后来,我把我妈妈带过来,给她看了我做的东西。最后,一切都在光明节前完成了。

 

您怎么会来到GE?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我在辛辛那提大学学习的是电子工程,在1949年获得学位。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美国无线电公司(RCA)为导弹系统设计电子电路。后来,RCA开始从事计算机研究,我也加入了那个团队。之后我来到了GE。1955年,我加入了GE在纽约斯克内克塔迪的计算机部门,当时这个研究部门才刚刚成立。开始的时候我负责为第一台电脑设计进程控制的电路。我住在基督教青年会,周末会去拜访了我在新泽西的家人们。

 

斯皮尔伯格帮助建立了监控钢铁厂,蒸汽轮机和其他技术的电脑。他的GE-225机器甚至正确地预测了选举结果。

(图片来源:创新与科学博物馆)

 

这些计算机都从事些什么工作?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我最早参与制造的第一批计算机用于数据采集,主要用来监控缺陷。当时,这些系统是专门用来来做某一项工作的。另一台名为GE-312的计算机用于监测南加州爱迪生电力公司的蒸汽轮机。我们不敢让这台计算机拥有控制功能,因为发电厂的起停可能会影响设备的寿命。所以,这台电脑的功能就是确保设备可以保持在指定的温度范围内,并能按照指令进行起停。

 

达特茅斯大学的学生和教授们在1964年使用了一台GE-225机器并编写了BASIC的第一个版本。

(图片来源:创新与科学博物馆)

 

能不能跟我们聊聊达特茅斯学院用来编写BASIC语言的那款计算机?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与之前的计算机不同,GE-225是一台商用计算机。它存储了自己的软件,用于处理数据的输入和输出。我们将工厂搬迁到凤凰城,并在GE内外销售我们的产品。GE将电脑用于一般的商业应用和一些科研工作,但主要还是用于业务处理。我负责小型计算机系统小组,我们的工作是设计电路、设计逻辑、规划系统并将它们整合在一起。

 

斯皮尔伯格,1961年(图片来源:创新与科学博物馆)

 

这台小型计算机有多小?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计算机由三个机架组成。每个架子宽2英尺,高7英尺。因为电路运行会使得温度过高,机架底部装有空调用于冷却。这类计算机内存的范围可以是8,000到16,000个20比特字符,它还有一个辅助储存器,可以达到32,000个20比特字符。计算机可以与磁带、打孔卡和打孔带等接口连接。

 

我的同事Bill Bridge为达特茅斯学院设计了一个计算机接口,可以将信息从计算机传输到虚拟终端。这些计算机没有记忆和计算能力,它们只是带键盘的输入和输出设备。人们可以将15到20个终端连接到一台计算机,让主计算机被大家共享。GE是最早进行共享并实现多个终端与一台计算机进行通信的公司之一

 

达特茅斯学院有一台我们的计算机,他们对它进行编程,用以开发计算机语言BASIC,人们可以通过其系统来解决问题并处理从计算机输出的数据。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可能使用了这样一个远程终端来为Mac编写软件。

 

你的朋友或家人理解你在做什么吗?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那时候我并没有很多朋友对计算机感兴趣。那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是个巨大的谜团。我的儿子史蒂芬来过一次,我带他参观了工厂和工程车间。我想让他对工程学感兴趣,但他却更着迷于电影。起初我很失望,但后来我看到了他在电影行业是如此的优秀。

 

您似乎也参与过电影制作。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我去加州理工学院,与天体物理学家Kip Thorne和Lisa Randall以及其他几位科学家会面,我们在那里为电影《星际穿越》集思广益,探讨有关黑洞的想法。我们讨论了关于黑洞的大小、它们的可行性以及它们实际存在的可能性等各种问题,这十分有趣。

 

您没有把史蒂文变成工程师,但他把您变成了一个电影制作人。

阿诺德·斯皮尔伯格:确实是这样。

 

虽然在上世纪50年代就研究电脑,绝对算是信息时代的先锋,但谈到如今的计算机世界,老斯皮尔伯格偶尔也感觉不可思议。“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互联网这样的东西。”老斯皮尔伯格告诉GE。

他可能也没有想到,借助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电影在画质、图像质量甚至剧本编排上都取得了巨大飞跃。他的儿子小斯皮尔伯格参与的电影共获得了34个奥斯卡奖,22个英国电影学院奖和11个金球奖。斯皮尔伯格一生也获得了一百多个各类奖项。

改变世界,就是这样一代一代人继续下去的呀。

 

分享按钮



再过几天,说不定又要有好多人感谢这位“GE二代”

2019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将在2月24日(也就是本周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能获得奥斯卡是电影界的至高荣誉,而比这个至高荣誉还要高一层的,估计就是被获奖者感谢铭记了。经好事者统计,2015年从1396篇奥斯卡获奖演说中致谢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有42次,比上帝还要多23次,是奥斯卡历史上受到感谢最多的人。

 

想象力是他电影的一个标志。从早期的《大白鲨》、《ET》,再到最近的《头号玩家》,未知科技与人性的交织让人大呼过瘾……而这一切,都与他的父亲离不开关系——阿诺德·斯皮尔伯格(Arnold Spielberg

 

上世纪50年代,老斯皮尔伯格在凤凰城为GE制作它历史上第一台的电脑。“当我走过那些办公室时,明亮的灯光刺的我眼都睁不开”斯皮尔伯格回忆着说。对当时的小斯皮尔伯格来说,计算机科学就如同希腊语一样,每一次造访都让他云里雾里但又感到惊奇。

 

Add new comment

验证码
参照图片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请输入图片里的字符(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