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行业将在中国快速发展,GE为“最后一公里”做了哪些? | GE创想志_工业互联网+_智慧城市_智慧医疗_智能制造_EPC_通用电气官方博客
这个行业将在中国快速发展,GE为“最后一公里”做了哪些?
2018 . 7 . 12
 


编者按:我们教科书里很多改变人类历史的医疗突破都与“生物制药”这几个字紧密相连。在GE,没有什么民生问题是小事。所以GE也与中国政府与制药企业一道,共同探索生物制药领域,关爱先行,共筑“健康中国”。

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将从牛痘脓胞中取出来的物质注射给一个八岁的小男孩;男孩如事先所料患上了牛痘,但很快就得以恢复;之后詹纳给他注射天花病毒,但没有出现任何病状。这就是天花疫苗以及现代免疫学的起源。全球由此开始逐渐推广天花疫苗接种。1980年,这个从古埃及时代就流传的疾病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根除。


“现代免疫学之父”爱德华·詹纳(图片来源:Oil painting Iconographic Collections)

1921,加拿大人F.G.班廷和C.H.贝斯特发现胰岛素。此前,糖尿病属于不治之症,人只能逐渐失去生活能力,最后在并发症中痛苦死去。医用胰岛素最早通过动物提取,后来通过基因工程合成,已与人分泌的胰岛素越来越接近。现在,糖尿病只是一种慢性病,只要调理生活,按时服药,就可以拥有与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2010年,5岁美国女孩Emily Whitehead被不幸确诊为白血病。所有化学疗法甚至骨髓移植均宣告失效的情况下,Emily在2012年采用细胞免疫治疗,收集免疫T细胞,然后将改造后的T细胞重新注入体内。改造后的T细胞会自动攻击癌细胞,现在Emily已经痊愈,而这种“细胞治疗”也正作为治疗癌症的热门疗法被不断研究与推广。


7岁时的Emily Whitehead以及现在13岁已经痊愈的她(图片来源:Emily Whitehead Foundation)

目前,中国拥有全世界大约五分之一的癌症患者以及大约三分之一的糖尿病患者,生物制药在中国正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前景广阔。中国政府也已将生物医药和相关医疗设备列为重点关注的关键产业之一。但目前中国生物药的使用比例却很低,生物药只占处方药的约14%,而这一比例在美国达32%。多数生物药品仍在欧洲和美国生产,对于中国广大患病人口的反应速度存在延迟。

2004年GE成立医疗生命科学部(GE Healthcare Life Sciences,并随之向中国引进先进生物制药技术,帮助中国人以付得起的价格,尽快地用上新药,用上好药。

生物制药属于资金与知识密集型行业,同时又是高风险行业。一款一个生物工程药品的成功率仅有5-10%,需要数亿美元资金,大批高端研究人员,十年左右时间(甚至更久),经过实验室研发阶段、中试生产阶段、临床试验阶段(I、II、III期)、规模化生产阶段、市场商品化阶段以及监督每个环节的严格复杂的药政审批程序,才有可能成功。期间任何一个步骤出现问题,就要前功尽弃。

在市场的作用下,一些企业或第三方公共平台开始作为共享资源,承担将科研成果产业化的职责,让药企尽可能专注于前期研究。但目前,中国这方面的平台较少,导致一些创新成果卡在了“最后一公里”


生物制药发展到现代,已经是一个资本与知识密集,但同时又高风险的行业

GE的解决方案不仅为这些药企的“最后一公里”铺好了路,还提供了加速器。比如即用型、模块化整体解决方案KUBio™,灵活、缩短投产时间、确保全球合规,确保项目不超支。不同功能的KUBio™模块可以同步生产,最后运抵现场进行统一组装,就像是拼接乐高积木一样。KUBio™耐受各种气候和地震,内部自带冷暖通风,只要有厂区或者水电与废水处理设施就能安装。相对于传统工厂建设,KUBio™模块化整体解决方案可以节约50%的厂房建设成本,全建设周期也从36个月减少至18个月,帮助药厂加快生物药品生产与上市,尽快发现临床试验和生产中的问题,抢先起跑,取得优势。

2014年底, KUBio™落户武汉喜康,中国由此成为第一个引入KUBio™模块化工厂的国家。这个KUBio™工厂包含62个模块,统一在德国生产后运至武汉进行现场组装,总建厂周期仅18个月,并已于2016年5月正式投入运营。除此以外,全球第二、第三个KUBio™相继落户中国,分别位于杭州的辉瑞制药与广州的百济神州生物制药项目。

2017年6月,GE在亚洲的首个生物制药产业集群——GE生物科技园在广州动工,首期占地约35万平方米。基于已有的设计和标准化的布局,集聚多个采用KUBio™的顶尖生物制药企业,生产单克隆抗体类生物药品,主要用于肿瘤治疗;此外,GE与广州开发区下属国有企业组建合资公司,共同投资建设水化车间(供应生物制药必需的注射用水),公用GMP仓库、办公培训设施等硬件,并由GE主导为周边KUBio™工厂提供技术支持和维护、培训等服务。这将在中国南大门打造高端生物制药产业集群,加速广东省和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建设。

除了拥有先进硬件以外,掌握硬件的软实力也是GE关注的重点。GE在广州生物科技园中独资设立了生物工艺研发及培训中心Fast Trak。Fast Trak设施可以帮助药企更快地将实验室中的研究成果向试生产转化,而生物制药核心技术和药品法规培训课程则将国际领先的生物制药技术和开发应用理念引入中国,培养我国更多的生物制药人才,加速推进中国生物制药产业国际化进程。目前GE广州生物科技园的建设工作目前正在顺利进行中,预计在今年秋季完工。

从改革开放GE进入中国以来,疾病的诊治,碧蓝的天空,再到准点的航班,再小的民生问题在GE看来也是大事。GE医疗是GE最早进入中国的业务部门之一,也是最早在中国设立本地化生产基地的业务部门。

四十年前,GE为中国引入B超、CT、核磁共振等先进医疗设备,让大病早筛查与精确诊疗成为可能;此后,GE在中国深化本地生产、研发与人才培养,让中国医疗体系与世界相连。

现在,GE与中国在前沿生命医学领域继续合作,让中国智慧惠及全球。未来的四十年,国人亦将继续受惠于由GE生命科学技术带来的可支付、更精准的创新药品,关爱先行,实现“健康中国”梦。

分享按钮



这个行业将在中国快速发展,GE为“最后一公里”做了哪些?

编者按:我们教科书里很多改变人类历史的医疗突破都与“生物制药”这几个字紧密相连。在GE,没有什么民生问题是小事。所以GE也与中国政府与制药企业一道,共同探索生物制药领域,关爱先行,共筑“健康中国”。

1796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将从牛痘脓胞中取出来的物质注射给一个八岁的小男孩;男孩如事先所料患上了牛痘,但很快就得以恢复;之后詹纳给他注射天花病毒,但没有出现任何病状。这就是天花疫苗以及现代免疫学的起源。全球由此开始逐渐推广天花疫苗接种。1980年,这个从古埃及时代就流传的疾病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根除。